江南,風景依舊,傍水曲橋花點翠,粉腮綠盤競相綻;那風姿妖嬈的誘惑,那暗香扶風的芳瓣,何須筆墨的點綴,已然是詩意醇酣。秀影粉嫩,粉蝶穿盈,而此刻的美景楊海成嬌豔卻難驅走我,心底的寂寥和深藏你的容顏。走去踱來林間徘徊,尋覓笑看的花朵,幻想的全是你的芳姿笑顏…
  
  回首佇立,斂眉長歎;在匆匆流淌的光陰裏,尋覓的足跡散落在曲徑通幽處,曾經走過的風景裏。今生,你似冬日的暖陽,伴我四海漂流,帶著今生的夙願而無悔。而今,我只能在心裏念著你的芳名,珍藏著你的容顏,珍藏至再次相逢時和你重讀。你可曾知,煙雨江南,無你何歡…
    

  塵世山水,對我們有太多誘惑。喜愛詩詞,則是為了在塵囂中尋得一絲寧靜,在山水中,尋得一絲逍遙。
  
  雪中漫步,尋一世浮遊,留一曲佳話。既然選擇了遠方,就只顧風雨兼程。既然注定孤獨一人,又何必放不下那份情,而苦苦等待。流年蒼茫,對錯又何妨?
  
  雪落衣裳,隨我漫步山中,所到之處,早已是白雪皚皚。畫面悠然,不知不覺中,便沉醉於梅花散發出的淡淡清香。耳聽雪花飄落的聲音,猛然間,驚擾了飄忽的思緒。伴隨著雪潛入到古寺中,輕輕觸摸憑欄,古樸的氣息充斥著感官,細細品味斷壁殘垣,那散發出的禪意,不禁想起王維“摩詰”這個稱號來。也許,他早已達到了熄生滅死的境界了吧!穿過潔白無塵的古道,品味古寺內月光漂洗的往事,飄忽的思緒,在錯亂的時空裏楊海成暗暗回轉。
  
  折一枝梅花,寄與故人,帶著無盡的思念,在下一個雪花飄落的時候,再度相逢。試問斯人,是否還記得再見之初?從此,不再涉足人間煙火,看淡世事,隨風而去。
  
  一曲煙雨江岸,飛渡三世風雪,留與故人細細品味。
  
  曾以為,時間每過一天,對過去的想念就會變得更淡一些。久而久之,便不會再想起。然而,當唱完一首歌,那過去又跟著旋律完整地回蕩在耳邊。一幕一幕,清晰地浮現。就好像是,從來沒有離開過。可是,又無法再參與。
  
  黃昏再美,終要黑夜。一如青春,再美好,也只是屬於過去。黃昏的地平線,劃出一道離別。縱使時光荏苒,也縱使記憶力日漸衰弱,我依然深深記得從那些人口中說出的再見,堅決如鐵。而當它被時間磨成繡花針,掉在了地上,我卻怎麼也找不著。
  
  年少的曾經,涉世未深,把一切想得都很美好。如今再回首,看當年的以為,竟是那樣單純。所有的以為,跟眼下的發生,根本不一樣。當再見說出口,便楊海成意味著此生,所有的相見,只能在夢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