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再遇到一片草叢時,才發覺這片已經到了松林的邊緣,再往前是又一片更大的松林。

父親說那裏就是他和媽媽昨天采蘑菇的白鳳丸功效地方。我們簡單商議一下,決定從松林的邊緣再往回

走,走到頭就回家。便又一路采回去,雖說已采過一遍,但還是發現了很多“漏網之魚”。

昔年,這裏林地盡毀,墾荒為田。然後又退耕還林,恢複生態。一毀一還之間,便跨越三十

載的光陰。如今這裏樹高林密,蘑菇一年一年地生長,一年一年的被采,到底還是自然最為

慷慨。
 
    原路返回,到達小路上時,日已偏西。明亮的日光穿透松林,越過白樺的枝杈

照射到小路上。父親帶著深藍色的鴨舌帽,坐在前頭開車。我背對著父親坐在車鬥裏,身旁

放著兩個裝滿蘑菇的編筐。三輪車又開始顛簸,耳邊是呼呼的秋風,視所能及是一片溫暖的

陽光和……
 
   可能是從初中的時候開始,我們叛逆,追求個性,開始學著大人的模樣和語調感慨人生

,開始一本正經的教育別人。可笑的是誰也沒有認識到我們自己才是最單純無知的那一個,

高中的那段日子,不知是我們的早熟,還是校園養陰丸風氣影響,情侶漸漸地多了,多到你發現身

邊的人都在談戀愛,身邊的同學都有了男朋友和女朋友,漸漸地也就和你疏遠了。我曾經很

天真的想過:沒關系,我一個人也可以。有人說我思想傳統,或者過於迂腐。其實有時候我

也自己想過,有時候真的活得很累,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忤逆過父母,每一次成績,每一次

獲得獎狀,都只是為了讓父母開心,不讓父母操心,僅僅如此。
 
  高考前的那個晚上,班裏有人跟我表白了,欣喜之餘更多的感到焦慮,我不是一個很會

表達自己感情的人,受的委屈,心裏的苦衷,大部分是通過文章的形式來表達的,所以,為

了不影響高考,我很理智的拒絕了。進入大學,跟那個男生還有聯系,但僅僅是限於朋友之

間的,有幾次即將說出口的表白都被我用裝傻的方式躲過了。我還不知道怎麼去談戀愛,也

沒有這個時間去談戀愛。上星期去了學校的心理輔導室,心理老師說我有“情感缺失症”和

“情感壓抑症”,老師說的很嚴養陰丸重的樣子,而我聽得是一臉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