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呀!都說感情專一,在這個動蕩的時候,就要動搖了。隨著他們倆的感情交往越來越深,鄭洛洛真的有些象離不開他了,而且小李子也非常的疼愛她,她就象在他的身上感觸到有一種愛的寄托。

  

  日子就這樣的過去了,很快兩個人的愛幾乎達到了如膠似漆的地步,突然她爸爸打來了電話,說她姑媽病了,就想看她,也非常的想她。

  

  當她接到電話,就急忙要回去。小李子要送她回去,她沒有答應。因為她知道,自己的心雖然被他給綁縛了,但還不屬於他,還是屬於林佳河。她絕對不能帶他回去,那樣是對他是一個多麼大的刺激。所以她就拒絕了他,一個人第二天就乘坐火車回到家中,然後又和爸爸一起到姑媽家看姑媽。

  

  當她一走進那個熟悉的房間裏時,就象,特別一眼就看到他的時候,她幾乎心跳都無法擱置,那樣的猛烈和火熱,就想一下撲過去,撲在他的懷裏,和他親熱,叫他火熱的抱著。可是她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因為後面還有她爸跟著,她只能和他打了招呼,就急忙和爸爸一起來到姑媽的床前,姑媽已經病很久了,就是不見好轉,突然一眼看到洛洛來了就象有了精神,趕忙要坐起,支撐著身子要起來,洛洛一看急忙跑過去扶著她說:

  

  “姑媽,你躺下,我這不回來了,看你病得,咋不早告訴我呢?”

  

  “我真想早告訴你,你表哥說你忙,就沒有告訴你。”

  

  她姑媽一邊說著,一邊咳嗽幾聲。

  

  “我爸告訴我,說你想我了,我就趕忙的回來,你看我這不回來了嗎?”

  

  鄭洛洛一邊說著,一邊把臉貼在她姑媽的臉上,親熱得叫人好羨慕。

  

  此時她姑媽有病,都是為了她。因為自從她走這麼多年,她看到自己的兒子總是那麼的沒有精神,做母親的能不惦記嗎?她心裏知道兒子的心都在鄭洛洛的身上,她能不想她很希望她回來嗎?就偷偷的給她爸打了個電話,叫她回來,說是是她想她了。可是鄭洛洛的心裏也明白,那都是為了表哥,而是表哥想她了,才這樣的把她招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