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有距離的愛情

Le 23 février 2017, 04:17 dans Humeurs 0



  一直以來,想弄明白愛情的真諦是什麼,愛了幾十年,直到今天,還是不明了。所以我只能說所有的愛的矛盾和困惑都可能是因為愛的非理性本質。

  每一個女人都希望完全的佔有一個男人,囚禁一個男人,雖然明知道這種嘗試註定要失敗,每一個女人都想自己所愛的人永遠呆在自己的身邊,卻也不希望他失去男人應有的責任和男子漢氣概......於是,男人和女人註定是天然的衝突!

  聰明如您,能告訴我愛情究竟是對另一人的強烈依戀,是一種精神體驗,還是需要外在的依憑,例如才華、財富、教養、和社會地位?

  一種美麗的幻覺,並不能真正的領略,可太認清了常常又會彼此破壞了愛情。所以有人說愛情的歸宿是婚姻,而婚姻的必然結果一定就是愛情的終結....

  那麼,一個人怕孤獨,兩個人怕辜負該是愛的最好解釋了吧!?是這樣嗎?

  曾經與我的先生共同探討過類似的話題,他用了大話西遊中的一句話:如果上天給我機會再愛一次,我會對那女孩說我愛你,如果要給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,我希望是一萬年!我記得當初我的回答是:那麼,一萬年以後呢?他回答:你是個貪心的女人!我大笑!是的,天長地久怎麼求?也許匆匆幾十年的愛情都難求,又談何地久天長?

  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其實求的已不再是愛情了,而是一種相依為命的依靠了,您認為呢?

還是沒有著落的明天

Le 13 février 2017, 05:48 dans Humeurs 0

孩子一天天的大了,他在外面掙錢,家裏得有個人來照顧孩子;過去,他也試著找了幾個,但都靠不住。本地人是不找他的,覺得他不是正經人;一塊做生意的,沒一個好東西,他一個也看不上。有一次,馬蛇家dream beauty pro新聞來了一個要飯的女人;馬蛇看那女人模樣還算周正,問了幾句話,回答的也清爽,就動了心,把她留住,給她吃,給她喝,很有心將那女人穩住了成個家。但那女人吃了幾頓飽飯,身上有了勁兒,便乘他不在的時候,到處翻他的錢藏在哪兒。馬蛇一氣之下,將她趕跑了。前一段,有人給馬蛇介紹了一位,四十多歲,在縣裏汽車站當清潔工,沒有孩子。見了兩回面,覺著人挺實在的,兩人也談得來,他想過些日子就和她成親。馬蛇說他已經攢下了七萬八千塊錢。他平常省吃儉用,攢下這些錢,就是為老了的時候,好好的成個家,把女兒扶養成人。成家後,他打算搬進城裏去住,先租一個房子住著。他說他不准備買房,買了房,活錢就變成死錢了。他要用這些錢供女兒在城裏讀書。進了城,他想開個賣日常家用的鋪子,維持日常的生活。
  
  兩人的談話一直持續到晚上十點左右,幾乎從一開始,到結束,都是張雲海在聽馬蛇講他的故事。馬蛇說,他的這些事兒,以前從來也沒跟別人說過。他雖然認識挺多人,但他認識的那些人,他找不出一個,他想跟他們說這些的。但他在張雲海跟前,就特別想說這些事兒。因為,這段dream beauty pro新聞時間,在他與張雲海的接觸中,他發現張雲海不是一般人,和他以前交往過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同。是真正值得他交往的朋友!
  
  四瓶啤酒,馬蛇喝了一瓶,張雲海喝了三瓶。
  
  馬蛇沒喝醉,但顯然是喝多了,不僅臉紅的厲害,而且話也說的多。一個平時不喝酒的人,喝了一瓶啤酒,而且是自己主動喝進去的,說明他特別想喝酒。一個特別想喝酒的人,不是因為煩惱,就是因為高興。
  
  張雲海也沒喝醉,三瓶啤酒,不會把張雲海喝醉。他最多的時候,喝到十瓶啤酒,也沒喝醉。三瓶啤酒,對他來說,只是正好。正好的意思是,身體有點兒熱,血流的有點兒快,情緒容易激動。
  
  晚上十點左右,張雲海拒絕了馬蛇要他住下的挽留,一個人步行著往回走。
  
  那是一個月圓的夜晚,田間的小路,在月光下看的分明。張雲海沒有走近路直接回學校去,而是繞遠路拐到了黃河的大堤上。坐在堤上一處高坡,抽了煙,看月光下明鏡似的河面,聽潺潺的水聲和高一聲低一聲的蛙鳴。
  
  那時,張雲海想了許多事兒。他想到了懷孕七個月的妻子,自己不能陪在身邊兒照顧。他想到了病癱在爐頭的老父親,眼看時日不多,自己不能守護在身邊兒盡孝。他還想到了馬蛇已經規劃好的明天,和那個在縣汽車站打掃衛生的女人。他想的最多的。
  
  馬蛇原來是縣一中的老師,他與另外四個老師,因為找縣長討要多年不給兌現的職稱工資,得罪了教育局的局長,在這一年春天開學時,被教育局以工作需要為由,發配到了這個離縣城130多裏地,被綠原縣dream beauty pro新聞人稱作“流放地”的北河鄉。另外四個老師,結果與他一樣。
  
  那晚,張雲海決定回學校時,啟明星已經高高升起,東方欲曉了。

希望得一良人,終成眷屬

Le 17 janvier 2017, 05:15 dans Humeurs 0



  以前印象中唐嫣基本都是傻白甜這樣的形象,自從看了錦繡未央後對她路轉粉。

  盡管說不上大愛,但是看到她和羅晉能夠從熒幕將甜蜜延伸至生活。

  整擋節目唐嫣都笑的很甜,尤其是談到羅晉,笑容就不自覺蔓延,讓我不自覺地想到那句話:有三種東西是願景村 退款無法隱瞞的:貧窮,咳嗽和愛,你想隱瞞,卻欲蓋彌彰。

  是啊,喜歡一個人是怎樣也無法隱瞞的,她會從你的眼神,從你不自覺彎起的嘴角,從你細微的動作中不自覺地流露出來。

  縱然如星光閃耀的明星,擁有令人豔羨的身家及地位,不管在事業上是多麼拼的女強人,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也是小女子一般的柔情,而他們最終的夙願也只是想要有一個溫馨的家,有一個愛自己,疼自己的他。

  很多人喜歡上一個人而不自知,年少的時候還未真正體會喜歡一個人的感覺。

  聽說過一個關於回答怎樣知道自己喜歡上一個人的最佳答案:你會因為她的喜怒哀樂而或喜或悲,她的一舉一動都會輕易地牽動你的情緒。

  其實完全沒必要這麼複雜,當你想起一個人來忍不住彎了嘴角,你總是莫名其妙地傻笑,那麼八成你就已經喜歡上他了。

  記得之前探索四十 呃人第一次知道七七談戀愛的時候,不是從她的口中得知的,也不是親眼目睹他倆在一起的情景從而知曉的,而是從她總是莫名其妙地傻笑看出來的。

  當她第一百零一次傻樂的時候,我忍不住問她:是不是談戀愛了?

  她說:你怎麼知道?我正准備改天約出來讓你看看呢。

  還問我怎麼知道?大姐,你的心思都在你的臉上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了,就差把我談戀愛了這五個大字刻在臉上了。

  然後她和我講起他們從相識到相知的曆程,臉上少有的嬌羞,眸中星星般閃耀,時不時彎起的嘴角,無一不在透露一個戀愛中的女子應有的神色。

  姿體語言是一個人內心活動最直接也最誠實的表達方式,諾言不可信,人會說謊,但是你的表情,你的姿體不會撒謊。

  很多時候,女生往往會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,往往容易口是心非,嘴上說著不愛了,其實那些心痛的瞬間,那些無可言說的不舍都被深藏在心底;嘴上說著你走吧,其實又是多麼希望你能夠陪在身邊哪怕只是靜靜地坐著;嘴上說著分手,又多麼希望你能夠挽留,能夠不要走。

  語言可以說謊,可是生髮治療你眼神流露的真情,你對他懷抱溫暖的貪戀卻騙不了自己。

Voir la suite ≫